政策法规
社会观察丨“打工人”如何养老?我们认真地帮你分析下
2020-10-22 16:39  浏览:3060  百度搜索“晒展网”
温馨提示:本站是此信息指定发布网,信息一旦丢失不一定找得到,请务必收藏信息以备急用!
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养老之家看到的信息,谢谢。

在10月20日北大国发院召开的一场讲座中,北大国发院教授、北大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雷晓燕介绍,到2049年,我国老龄人口将接近4亿,占总人口比重达到29%。与此同时,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2年后开始下降,且劳动年龄的人口结构也趋于老化。到2049年,55岁到64岁的劳动人口比例将接近27%。老龄人口数量增加,劳动人口数量减少,也将导致人口抚养比提升。


那你有考虑过如何养老吗?关于养老这件事,我们认真地帮你分析下:

家庭养老

长期以来,我国形成了以家庭养老为主的养老模式。家庭养老在精神慰藉和亲情关爱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是其他养老方式难以替代的。虽然现在家庭结构变化使得一些家庭成员难以承担养老重任,但儿女希望尽孝、老人希望在家养老的观念没有根本转变,因为家庭养老符合传统习惯、家庭观念,老人在心理上更易接受。

社区居家养老

传统家庭养老,是由家庭提供所有的养老服务。但由于家庭小型化等因素,已不能完全满足现代家庭养老需求,需要社会提供养老服务。居家养老中的“家”具有开放形态,不局限于狭义家庭,而是扩大到老人所处社区的广义家庭。这个广义的“家”,既包括物质条件、设施,也涵盖人文社会环境,在这样的综合环境中老人能得到更好照顾。


(目前,在烟台福山区,市民社区食堂已在城区范围试点,并按照市场运作、政府补助、服务老人、辐射社区的模式,逐步向城区所有社区覆盖。)

这种养老方式有点类似“幼儿园”接送模式,白天子女可以将老人送往社区建立的日间照料中心,老人享受社区提供的养老服务,照料中心有基本的医疗保健、理疗护理、就餐娱乐等服务,晚上子女可以将老人从日间照料中心接回家中。这种模式将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有机结合,将机构养老场所合理设置在社区中,既为老年人提供了便捷的服务,又满足了老年人的心理需求,使老年人有稳定的生活,同时又减轻了子女的日常照顾负担。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了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体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经济发达地区,也开始了更多的“居家养老服务”的试验和探索。

机构养老

养老机构包括养老院、养老公寓、医养结合等多种形式,为老年人提供饮食起居、清洁卫生、生活护理、健康管理和文体娱乐活动等综合性服务。如果想选择费用较低的养老院,您可以选择公立养老院。如果您经济状况不错,可以选择高端养老机构。因为许多高端养老机构提供个性化服务,会根据老年人的具体情况调整服务,非常贴心。

田园养老

田园养老是中国近几年才兴起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也是一种休闲的生活方式,田园养老以农村宅地,专门的农村养老院或者度假村为基地,为老人提供舒适的田园生活,配套提供食宿、照护、医疗、休闲娱乐等养老服务。老人不仅可以在优美的环境中养老,更可以把农事农活作为生活内容,这是一种回归自然、享受生命、修心养性的一种养老方式。


(租住在泥淤泉西村的多是从城里来的老年人)

济南市柳埠街道的泥淤泉西村,因村内有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泥淤泉而得名。泥淤泉西村以改造闲置院子为主,做起民宿。经过精心装修的民宿里各种生活起居用品齐全,租住在这里的多是从城里来的老年人。整个村子来养老的“新村民”一共有24户,其中年纪最大的94岁,最小的也已经50多岁。

候鸟式养老

老人像候鸟一样根据季节气候的变换来选择不同的城市环境来养老。在中国,一些经济水平较好的老人开始尝试候鸟式养老,炎热的夏季,他们会去到大连、青岛等北方城市避暑;冬天则会去往海南、广州等南方气候温暖的城市过冬。但这种养老模式并不是谁都可以享受,它是以良好的经济收入为基础的。除收入较高外,候鸟老年人群大多早期已在当地购买自住用房。

全国有多少候鸟老人,目前还没有确切统计。据官方统计,仅在海南的候鸟老人大约有45万人。2015年的调查显示,海南候鸟老年人集中在黑龙江、吉林、北京及辽宁。尤为突出的是三亚,当地“候鸟老人”四分之三是东北人。因黑龙江人过于集中,三亚被戏称为“黑龙江省三亚市”。据调查,90.3%的候鸟老人认为,“过冬”是他们远赴海南的首要原因。不少老人深受“冬季病”的困扰,而海南的气候可以帮助他们减少病痛。

抱团式养老

“抱团养老”概念起源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丹麦。主要指志同道合的老人,不依靠子女,离开传统家庭,搬到同一个地方搭伴居住。这种方式免去了不同老人之间重新认识、磨合的过程,直接通过现有的圈子组成养老圈子,在一定程度上给老人的情绪提供了一个交流口。“抱团养老”的目标就是通过老年人助人自助的“自我救赎”,来增强老年人的社会互动,拓展老年人的社会支持网络,缓解当前的养老困境。


(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院子里合影)

2017年5月,八旬老人朱荣林通过杭州当地报纸发布招募信息,邀请志同道合的老人到他家的别墅“抱团养老”。房租在1200元至1500元,伙食费、水电费另外结算,要求参与者无重大疾病和传染病、生活能自理。不出几天工夫,就有一百多对夫妇报名。老两口像面试官一样,选拔出6户11位老人,有医生、编导、社科专家,也有普通工人。此外,朱荣林老两口专门制定了一份协议书,涵盖了爱护设施、互相尊重隐私、轮流值日、作息守则等条款,入住的老人都需要签订协议。80岁的谢前明在2018年和老伴报名参加了老朱的“抱团养老”,“我们不想麻烦子女,但又希望晚年生活能过得充实快乐。‘抱团养老’是个好办法。”

招租型养老

有些老年人子女在国外或其他城市工作,不能陪伴在父母身边。虽然这部分老年人可以完成自己做饭、洗衣、看病等基本生活能力,但是对于家电维修、生活缴费、紧急情况等却是无能为力。有老人选择将自己的一部分房间租给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通过免费或者低价的租金以寻得年轻人帮助自己完成生活中个别不能完成的麻烦事儿,也让年轻人没有高房租的负担。


(陈时发打开准备招租的房间,不时强调“这房间有空调,水电费我来交”)

2015年,长沙八旬老人陈时发免费招租。“房租、水电费都不要,免得他们有负担。”陈爹爹说,他不需要房客做什么,只需要偶尔晚上一起看看电视,有空聊下天,给这个家里添点动静。为了打消房客的顾虑,陈爹爹还拟了一份《爱心客房协议》。协议中写明,租客房租、水电气费用全免,租客作为爱心房客义务陪护老人,如租客有客人来访或暂住,应征得老人同意;老人如患病,租客应给予必要帮助,如打电话通知老人家属或医院,但老人患病造成的各种费用均由老人自行负担。

养老也是一种生活形式,自然更多地与经济能力有关。富达国际和支付宝理财平台9月17日联合发布的《后疫情时代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在2020年全球疫情和前所未有的市场波动背景之下,中国的年轻一代开始意识到对退休规划和长期投资的需求。数据显示,希望维持退休前生活方式的中国储户,退休时(平均62岁)需要拥有至少9倍于当时年收入的存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除了向个人账户缴纳8%的基本养老金外,他们还需要在25岁到62岁期间,每年拿出税前年收入的19%用于养老储蓄。

无论哪种养老方式,想要快乐养老的最好方法就是积累更多的养老金。对于还处于中年阶段的人,我们不妨从现在开始努力存钱,争取晚年生活可以过得更加幸福。

来源: 综合新华社、中新网、南方都市报、光明日报、济南时报、红网等


发表评论
0评